毛新宇
  8.一個小生命誕生了
  夫妻倆在這極為特殊的時間和地點,對他們的愛情結晶寄予了無限深情的希望……
  就這樣,外婆帶著滿腹惆悵,一步一回頭地走出了監獄大門。四下望去,舉目無親,哪裡才是安身的家啊?正在她彷徨和惆悵之際,山東省委臨時書記吳麗石(化名盧一之)已經在路旁等候著她了。原來,中央一直在設法營救外婆和劉謙初,吳麗石來山東時,任弼時專門具體佈置了營救事宜。
  外婆離開了風雪瀰漫的濟南,一路在王進仁(時任山東省委組織部長)的照顧下,順利到達上海並找到董秋斯,在他們家住下來。董秋斯不但是一位革命者,還是我國著名的翻譯家,曾翻譯過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狄更斯的《大衛·科波菲爾》等文學名著。他和妻子真不愧是劉謙初的摯友,在此後的日子里,他們像對待親姐姐一樣無微不至地關心著外婆的飲食起居。患難之中見真情啊,難怪後來外婆念念不忘這兩位救命恩人。
  1930年大年初一,張採真聞訊趕來,代表中央慰問外婆,並告訴外婆,中央已經再次指示山東省委全力營救劉謙初和劉小甫。這個消息令外婆稍稍放下心來。3月2日,一個尚在母腹便有了名字的小生命誕生了。這就是我的大姨劉思齊。生下姨媽後,外婆趕忙給丈夫寫了報喜信。劉謙初在回信中喜不自禁,一再囑咐外婆要集中精力管好孩子,把孩子撫育成人,不要為他分心。從此,夫妻倆鴻雁傳書,又多了一個關於孩子的話題。
  1930年4月初,剛坐滿月子的外婆本想請示中央,準備去濟南探監,卻意外地接到了要她去秘密交通站領受任務的緊急通知。當外婆趕到那裡,卻發現和她接頭的人是在武漢曾有過許多交往、時任中華全國總工會秘書長的同鄉林育南。這位工人運動領袖告訴外婆,要她立即參與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中央準備委員會(簡稱“蘇準會”)的工作,化名張一萍,擔任辦公廳副主任兼機要秘書。緊接著,上級又明確指示讓她與“蘇準會”秘書長林育南以假夫妻的名義租住一處,以便於開展工作。又是假扮夫妻,這事怎麼總輪到自己頭上呢?再說,孩子怎麼辦?外婆遲疑了片刻,但馬上想到黨員決不能把個人利益置於組織之上,實在不行那就將孩子送人吧。當外婆回到董秋斯家後,董秋斯夫婦得知了情況,主動承擔了喂養思齊的責任,這才解了外婆的燃眉之急。
  “蘇準會”的任務是圍繞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而起草各種法律法令和文件,時間跨度達半年甚至更長,各項工作都必須在極端機密的條件下進行。為此,中央租了一套豪華別墅,裝扮成商人和雜役的工作人員住一樓,外婆與林育南住在二樓。白天,她與大家一起研究工作,晚上,還要加班加點整理文件。她把全部心血都放在了工作上,根本沒有時間去董秋斯家看望思齊。
  這時,蔣介石同閻錫山、馮玉祥之間的軍閥戰爭爆發,敵人後方空虛。根據中央決定,1930年5月20日,第一次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在上海召開。中央機關和全國十九個蘇區及左翼作家聯盟代表等八十餘人的“蘇準會”,共同商討未來蘇區發展的大計。代表們開了四天會,外婆基本上四天四夜沒合眼:所有文件隨看隨收,有的要立即轉移,有的要迅速銷毀,有時她一天要換四五套衣裳外出接人送站。會議結束後,她一連幾天都緩不過勁兒來。緊接著,她與林育南又在周恩來的直接領導下,先後整理黨的六屆三中全會和六屆四中全會文件,並日夜向中央蘇區等傳遞著絕密情報。然而,沒有不透風的牆。過了幾個月,蔣介石得知中共“蘇準會”在上海召開的情報,大發雷霆,嚴令限期破案。
  令人肝腸寸斷的悲劇又一次上演。
  1931年1月17日,林育南、何孟雄、李求實等同志因叛徒出賣在上海東方旅館被捕。2月7日,林育南及左翼作家等二十四人在龍華公園英勇就義。從此,烈士們的碧血和他們的美好願望,融進了龍華春天那燦若雲霞的桃花里。在此前後,外婆又跟著周恩來參與營救被捕的同志,度過了許多不眠之夜。對劉謙初的營救還沒有進展,孩子也顧不上照料,又看著那些親密戰友一個個倒在血泊中,外婆真是心力交瘁,欲哭無淚……  (原標題:母親邵華)
創作者介紹

木偶

wwicztobbec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